北極的嵐飯

黃擔一隻~主sk,其他也可(๑•̀ㅂ•́)و✧
整理手機相片~

((我會說我辦lofter是為了看文??wwwwwwwwwww

【大宫】静默患者(上)

有生之年:

Chapter 01.


和二宫和也的再次见面,已是三年以后。


然而大野智没想到的是,见面的地点竟然是自己家门口转弯处的垃圾堆。


二宫和也的白衬衫早已被鲜血浸透,浑身都是泥水地靠在成堆的塑料袋上,脑袋无力地垂着,狼狈不堪。听到脚步声,他费力地抬起头,看清是大野智后,他反而有些轻松地扯了个嘴角,“哟,大野警官!真是好久不见...”




说实话,看到这样的二宫和也,大野智的脑袋一片空白。他本能地把几乎昏厥的二宫和也抱回家,然后开始麻利地拿出药箱开始处理伤口。


大野智看着他腰上的刀口都知道有多疼,而二宫和也却从未喊出口,只是紧紧地锁着眉头,额头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冷汗。那双曾经充满光彩的琥珀色眼眸已经黯淡得如同世界末日,好像再也不会有下一个日出。


本来今天大野智休息,但却在深夜接到了樱井翔的电话,“智君,通知组内人火速前往东京湾二号仓库。松冈组和长濑组发生火拼,长濑智也死亡。松冈组部分人员下落不明。”




大野智终于处理完了伤口,刚想把二宫和也抱到床上休息,二宫和也却用已经颤抖的手突然死死地抓着大野智的领口,用尽力气地说,“大野智....你能再相信我一次吗....”


“我没杀人。”


还没等大野智说话,二宫和也就疲惫地闭上了眼睛。天知道当时大野智是有多害怕二宫和也就这么沉沉地睡去不再醒来,将再会写成永别。


“我相信你”,大野智捏着二宫和也手腕上散开的袖口红了眼眶。


即使在分手三年后的今天,我也选择相信你。




Chapter 02.


6月17号那天是梅雨季里难得的晴天。


大野智刚到警校门口的时候,二宫和也还没到。他攥着袋子的手心已经全是汗,心里默默重复着自己设想好的对话。


“这么早就到了?”二宫和也的突然出现把低头想台词的大野智吓了一跳,连忙把袋子藏在身后。


“别藏了,我都看见了”,二宫和也笑得像猫一样得意,“送我的?”


大野智点了点头,把袋子递给了二宫和也,“和也17岁生日快乐。一点小礼物...”


二宫和也才不会说自己从一周前就开始期待大野智的礼物了,毕竟自己当初追这个人人口中的高冷学长费了些力气。看到如今他这么紧张兮兮的样子倒是觉得赚了。


“哈?”,二宫和也拿出了一件白衬衫,“只有这个?”


大野智看着二宫和也不解的表情,连忙慌张地把衬衫拿过来,打开了袖口,“这里是我处理过的。”


左侧袖口的内侧绣着工工整整的蓝色的智字,不大却很清晰。


二宫和也刚想调侃他说,什么时候连针线活都干得这么顺手了。结果余光就看到了大野智右手指尖的创口贴。


“喜欢吗?”大野智看着二宫和也复杂的表情,试探地问。二宫和也低头捏着袖口不说话。


“原来还是不—”还没等喜欢两个字说出口,二宫和也就吻了过去。


喜欢。二宫和也在闭上眼的时候一直在心里反复地说着,喜欢衣服,更喜欢你。


后来,二宫和也穿上才知道,原来那个智字正好覆盖着他的脉搏。




大野智久久地看着二宫和也袖口沾满血污的智字,想知道他还一直穿着这件白衬衫到底是为何。


你是不是像我三年后仍是不能忘记你一样,记得我。




Chapter 03.


作为东京警视的樱井翔,对情报网疏忽的气愤更甚于对大野智脸上悲伤的怀疑,开会的时候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声音,“长濑组和松冈组的火拼已经引起了很大的社会骚动,如果不能尽快作出解释,市民的舆论将对警署构成很大的威胁。”


“长濑智也尸体已确认。松冈组部分下落不明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,组长松冈昌宏和副组长二宫和也都依旧存活。此次长濑组和松冈组的火拼是三年前至今的积怨爆发所致,所以杀死长濑智也的很可能就在这两个人当中。”相叶雅纪报告完之后,看着组长大野智依旧阴着脸一言不发。


“好,继续搜查。重点调查松冈昌宏和二宫和也!”,樱井翔简单散会后拍了拍大野智的肩膀,示意大野智跟他去办公室。




“你今天是怎么了?”,樱井翔皱着眉问大野智,“这次连东京警视总监都惊动了,你可别掉链子。”


“果然翔桑也怀疑和也吗?”大野智抬头直视着樱井翔。


樱井翔刻意地忽略了和也这个称呼,“你可别忘了,他是三年前从警校退学加入黑帮的人,你让我怎么相信他。”


“那我说他没杀人的话,翔桑能相信吗?”


樱井翔不敢相信大野智有一天会露出这么强硬的眼神,“你拿什么跟我担保他没杀人?”


“拿我的命。”




二宫和也醒来的时候,外面已经暮色四合,暖黄的光透过窗户洒了一地。


他费了些时间才想起来从自己逃脱火拼现场,到现在坐在床上之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二宫和也默默嘲笑命运的阴差阳错,竟然上演了如此讽刺的重逢戏码。三年前自己狠下心和他说了分手,三年后自己被他救了一命。


他知道挣扎着走动之后会让伤口更疼,倒不如静躺等着大野智回来。至于这场难逃尴尬的见面到底会怎样收场,他也不知道。


二宫和也环视了一圈大野智的卧室,和三年前丝毫未变。连桌子上的合照也没有被撤走。那张照片里17岁的二宫和也得意地举着白衬衫的袖口,眸子里全是肆意的开心。大野智在一旁笑得无限温柔,嘴角都是宠溺的弧度。


好像被什么冰冷的东西狠狠地刺入心脏,疼得不能自已。所谓物是人非,原来都是那些无法再拾起的记忆碎片引起的痛。


二宫和也下意思地低头看自己的袖口,发现自己早已被换上了干净的睡衣。他紧抿着嘴,莫名地紧张,那件衬衫是被大野智洗了吗?他看到袖口的字了吗?...突然的疲惫再次席卷了大脑,而玄关却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二宫和也索性躺下闭上眼盖好被,既然要面对这么糟糕的场面,那么不如不见。




大野智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,看到二宫和也仍躺在床上,胸膛随着呼吸上下起伏。他想再走近看看,却终究只是轻轻叹了口气,“你啊...”


到底要装睡到什么时候呢。大野智关上门的时候想。




Chapter 04.


不知怎么的,二宫和也又晕晕沉沉地睡了一觉。再醒来已经是晚上,刚睁开眼睛却被灯光刺得再次闭上。


坐在床边的大野智把手轻轻罩在他眼睛上方挡着灯光,二宫和也适应了几秒之后把大野智的手悄无声息地打掉了,大野智尴尬地缩回了手。


都是三年前的习惯而已。


“伤口还疼吗?”大野智转身把自己端来的粥盛了出来。


果然大野智还是大野智,不会问你伤口是怎么搞的,你是不是参与了火拼,而只是淡淡地问伤口还疼吗。


“好多了...”,二宫和也喝了一口粥,厨艺还真是没什么长进。


你这三年里过得怎么样,有没有找女朋友,未来有什么打算,偶尔会记起我吗...胸腔里明明有成千上万个问题却一个也说不出口,两个人只是无言地吃着简单的晚饭。


突然大野智的手机铃声打破了沉寂。“喂?智君吗?你们那面有没有松冈昌宏或者二宫和也的消息?”樱井翔的声音让大野智绷紧了神经。


“暂时还没有”,大野智的余光瞥着床上缠着绷带的二宫和也。


“哦,是吗...”,樱井翔手里捏着从私人情报网拿到的二宫和也行踪调查单,越捏越紧,“那就算了,明天继续吧。我先挂了。”


樱井翔皱着眉头,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重。虽然没几个人知道大野智家在哪里,但是他知道。所以一切都很明显,二宫和也最后现身的地点,就在大野智家的附近。




“不把我供出去?”,二宫和也倒是一脸无所谓,语气轻松得很,“窝藏逃犯可不是轻罪啊,大野警官。”


“我不会的。”大野智低着头,不想看到二宫和也的表情。


“说真的,你把我送到警察局,你就立功了,你就能从组长升到——”


“我说了不会的!”大野智大声地打断了二宫和也的话,抬头强势地注视着二宫和也,“我不会把你送到警察局,我更不会相信你杀了人。”


“你哪儿来的自信?”,二宫和也的眼里没有任何波澜。


“因为你说过。”




二宫和也匆匆结束了晚饭,转身拽着被子躺下。


大野智看着二宫和也瘦弱的背影,知道他在赶自己离开。只好无奈地收拾起碗筷,起身关上了灯。


二宫和也仍是一言不发,如同背影一样坚决。


大野智你要知道,信任是很脆弱的东西。三年前是这样,三年后也是这样。很多很多东西都可以轻易把信任打击得粉碎。




深夜,樱井翔收到了东京警视总监东山纪之的电话。


“樱井君,对于重点调查的松冈昌宏和二宫和也,有任何进展吗?”


樱井翔把手里的调查单揉成纸团丢进垃圾桶,沉着气说,“还没有。”




Chapter 05.


大野智早上把早餐送到卧室的时候,二宫和也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

“起来很久了?是不是饿了?”,大野智有点后悔自己做饭做晚了。


“没有”,二宫和也并没有表情。


“我先上班去了...”,大野智猛地鼓起全身勇气说,“我家暂时很安全,你能不能先不要离开这里...”


“你看我这腿脚还能去哪儿?”,二宫和也挑了挑眉,“上你的班去吧”


何况我这种危险的境地,你家也根本算不上安全。




大野智刚离开不久,二宫和也的手机便震动了起来。


“看来你在他家住得很舒服啊...二宫副组长。”电话那头的声音让二宫和也倒吸了一口凉气。原来他还活着。




大野智刚到办公室就得知了东山纪之半夜询问樱井翔的事情,一时间被紧张的形式逼迫得难以呼吸。一方面警察对松冈昌宏和二宫和也穷追不舍,一方面要找出二宫和也没有杀人的证明。可手头的线索少得可怜。


“你在这里一直着急还不如回家去问问二宫和也有没有线索”,樱井翔突然俯身在大野智耳旁说。


大野智倏地睁大了眼睛,“翔桑,你怎么知道....”


“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”,樱井翔直起了身子,“我只是选择相信你而已,我还没傻到相信二宫和也。”


虽然大野智一直不愿意提起火拼,毕竟他和二宫现在话也很少,应该说二宫和也并不愿意和他交流。但这已经是目前的唯一道路了,不走也得走。




“松冈组长,我知道是你杀了长濑智也。”,二宫和也的声音仿佛带着冰凌一般阴沉。


松冈昌宏突然大笑了起来,“我没说不是我杀的啊!”


“你想怎样。”


“替我顶罪”,松冈昌宏轻松至极的声音让人生厌,“你可别忘了,你能看到大野智,我也能看到大野智。”


“你别这么无耻!”,二宫和也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,而声音里的动摇连他自己都没发现。


好像什么都不能和大野智有所关联,不然再冷漠的面具也会出现裂痕。




中午时分,门板突然被“咚”地撞了一声。


二宫和也皱紧了眉,大野智是有钥匙开门的。那门外的不速之客除了松冈昌宏也再无他人了。他突然觉得他被警察带走,也比被松冈昌宏带走要强的多。可撞门声就这么戛然而止。


二宫和也没来由地紧张,无奈自己身体移动起来很吃力,他只能弯腰扶着墙走到了门口。然而打开门的瞬间,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停跳了一拍。


“大野智!”二宫和也想把瘫在门口脸上带血的大野智拖进屋,却根本没有力气,拽着大野智胳膊的指节已经泛白得明显,“喂!你怎么了!”


大野智摇了摇头,费尽力气地站起身走进屋,无力地躺在了地板上,“在地铁站摔了一跤,从楼梯上滚下去了...”


二宫和也不想掉眼泪,但是他是真的难受。




“嗡—”


二宫和也猛地扭头,那恶魔一样地手机在床上兀自地震动了起来。


“二宫副组长,你现在改变主意没有?”




Chapter 06.


终是沉默。


大野智清楚得很,若是自己开口问起火拼的事情,他一定也会反问伤口的事。事实上,他在刚出地铁站就被围住的时候就明白了,凶多吉少。


这不能怪二宫和也,有些事情终究躲不过,你不找它,它也会找你。




“二宫和也杀人了你知不知道!警官!”,吼完就是一拳,狠狠地打到了大野智的肚子上,大野智立刻闷哼了一声。


“说话!”,大野智的胳膊被死死地按在墙上,恍惚间被人抓起了头发,耳边都是他们浑浊的呼吸和轻蔑的声音,“警官,二宫和也杀了人,你怎么不抓他!”


大野智并没有直视任何人,只是毫不在意地低垂着眉眼。他扯扯被打破的嘴角,口腔里瞬间蔓延开了血的味道。突然,大野智破天荒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要打快打!别废话!”


拳打脚踢的声音随着风声灌进了耳朵,肠胃内翻滚的液体不断地上涌,咬紧的牙关也在疼痛中败下阵来。


这真是很糟很糟的遭遇。




他们终究是不会杀了大野智的。


没有伤到腿脚已经足够大野智庆幸的了,起码还能支撑着走回家。脸上的伤口并不很多,只是肚子被揍得太狠,连小心的呼吸都止不住从骨骼和神经中蔓延开的痛感。


“我去买晚饭”,大野智知道二宫和也是不会回应他的,尽管如此,他也尽可能地想让二宫和也安心下来。谁都无法预测警察和黑帮下一步到底会怎样,他们的处境已经到了用危险二字都不能表达完整的地步。如果再不加快调查进程,也许他们连命都保不住。


二宫和也不忍心听到大野智硬撑着发出的声音,他的手在被子下紧紧地握着拳,指甲在手心刻下一排血红的印记,最后连手指都在颤抖。




大野智刚出便利店门口,就接到了樱井翔的电话,他看着亮起的手机屏幕,心里一阵阵发紧。


“大野智!你都跟二宫和也说什么了!”,樱井翔几乎是在怒吼。


“怎么了!”,大野智的嘴唇止不住地颤抖。




“他来自首了。”












TBC




说实话,对新故事很没有信心。


很久没写了,不知道感觉还对不对。


愿接受所有读者的批评和指点。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11)

  1. 北極的嵐飯有生之年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