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極的嵐飯

黃擔一隻~主sk,其他也可(๑•̀ㅂ•́)و✧
整理手機相片~

((我會說我辦lofter是為了看文??wwwwwwwwwww

【SK】欠你一个吻 ABO

嗜寐:

依然不太熟悉abo设定,有错请麻烦告诉我


只要不催更,什么都好说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2






  因为没有带药,而且长期嗑药的副作用累积效果严重,毫无疑问怀孕了的二宫和也被限制在大野智的房间里不能外出,连午饭都吃不下多少,大中午的就趴在床上双腿发软,身上的伤痕被那天晚上的剧烈交织扯开,摩擦在床单上感觉皮肤燃烧一般疼痛。


  


  大腿间似乎有一条不停蠕动的虫缠绕着双腿至腰部,他知道,大野智肯定感觉到自己的信息素,而这身恶心的奶油味也是他作为omega的自卑之一,和面包店里卖剩的残货一样,就是一股烦人的味道。


  


  渐渐接近的脚步声吓得整个人猛然颤抖,他拼了命一般从床上滚到地板上,因为双脚无力撑起身体,手臂扯着全身向前爬行如荒野的动物,不禁在心里冷嘲,这就是omega该有的样子,却又本能地感觉很不甘心。他把身体瘫在门上,乱摸一通,找不到锁的位置,只能用尽全力拽住门把,紧张得全身冒出冷汗,心跳的速度很快又回到了那天晚上的水平。


  


  然而却没有等到最恐惧的那一刻,只听门外一声响指,可知退去了一堆人,然后空气安静了十几秒,二宫依然没有放松双手的意思,紧紧拽住门把。


  


  “你觉得你这身浓重的奶油味能让我离开这里吗?”


  


  二宫只是很害怕,直面这个alpha,他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。他不想再次被压在大野智的身下,即使明知自己别无选择。可他就是不明白这行为的意义,他不想做个只会干这种事的奴隶,内心强烈地抗拒着自己。


  


  “房间里面没有药,你这样折磨自己也是没有终点的……伤势还没好吧,要是我一不小心用力了,还可能把你的手弄伤,放开门把吧。”


  


  “不,不要……不要进来,我求你……我不想……”他又一次很不争气地哭了,眼泪混着汗水,扰乱着不知所措的身躯,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,门把被拽出了咯咯声。


  


  “你应该知道的,这别墅里不允许omega存在,所以药是不会有的,现在只有我能帮你解脱。”


  


  大野用手掌轻轻一推,被打开的门撞到后面的人,只见那瘫软的身体缓缓落地,裤子湿了大半,身上全是冷汗,他喘息得像个吸了毒的人,轻微抽搐。


  


  大野把他抱了起来放到床中央,右手中指按在墙边的识别装置上,门自动关上并反锁。


  


  “能反锁这房间的人只有我一个,我看你还是有点天真,不过,会在我面前反抗的omega还是第一次见,我喜欢。”


  


  细长的手指从二宫右耳后的发梢顺着滑下,游走过脖子抚摸过锁骨到达了衣领,没有丝毫的停顿,没有任何的预兆,手腕一用力,眨眼间,T恤正面被撕开,手肘一甩,整块布被扔到了墙角。


  


  “下面的,你不会想让我碰到这湿漉漉的裤头吧?而且,你也是时候忍不住要自己来了,对吗?”


  


  “哈……唔唔……”


  


  虽是这么说,可大野似乎并没有要给他动手的机会,搂起他的腰靠到怀里,舌头舔过脖子上的汗液,漫不经心地品尝着锁骨上的奶油味,二宫不禁摩擦的双腿之间黏腻得十分不舒服,双手不知道怎么放,胸前的粉粒突然被吸了一口,条件反射般抓紧了大野的衣服。


  


  “我已经,不行了……”身心的矛盾堵住了刚到喉咙的话,他半张着嘴像个婴儿一样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方式。


  


  大野吻了他红透的耳朵,发热的脸颊,性感的锁骨,再吻了他的额头,他的鼻尖,可就是不碰他的猫唇。然后放开二宫,起身点着了一根烟,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。


  


  “我等你,慢慢脱。”


  


  他并没有选项,只能服从大野智的命令,服从自己的身体,作为一个omega,他似乎从来都没能支配自己的一切,被这汹涌的发情浪潮吞没,被这残酷的社会地位压迫。那条湿透而瘫软在地板上的裤子如兽性的象征,如坍塌的自尊,趴在万物之下,告诉他,这是命运。


  


  正午时分,床板的摇曳声响彻了整个房间,空间越大,声音就越明显,感觉就越羞耻。


  


  “你在害怕什么?”大野的手指缓缓嵌进汉堡手的指间,把他的手腕推向头部上方。


  


  “啊啊……唔……”他用力眨眼,溢出大滴泪水,使劲调整呼吸,压住喉咙的呻吟,“我也……不知道。”


  


  “如果我说我不能和你灵魂绑定,你还会一直留在这里吗?”


  


  “诶?”


  


  大野没有再说话,加快了下体的速度,结束了这一轮的高潮,他从柜子里拿出一张干净的被单扔在二宫身上,然后坐在床边又点起了烟,吐着灰色颗粒的侧脸看起来多了几分寂寞。


  


  “我大概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了。”二宫的身上,有了大野智的味道。


  


  “爱上弱者的强者就是败者。”他又把那根才刚烧起劲的烟压灭了,“这是我懂事以来记住的第一句话。”


  


  “弱者……是指我这种人吗?”


  


  “我相信让我出生的人是alpha和omega,但是他们都未曾在我记忆里停留过。”他扯下衣架上的浴袍裹在身上,倒了一杯热水走回床边,“我从小就为了分化成alpha然后继承这个集团而受训,这里的顶端一直空缺着等我去填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
  


  他冷冷地笑了笑,喝了一口热水,然后抱起无力自行坐起的二宫,递过水杯。


  


  “谢,谢谢……”


  


  “据说是因为他们两个灵魂绑定了。”说到这里,他面无表情地停顿了好几秒后,突然苦笑起来,“都是没有证据的猜测罢了。”


  


  高处不胜寒,二宫看到了他身上沉淀了多年的寂寞,就如自己累积了多年的自卑。一个为了活着而不得不成为alpha的人,和一个生来就注定成为omega的人,莫名地感觉到了彼此之间的相似,被命运禁锢着人生,却获得了一份奇迹般的邂逅。


  


  “我会活下去的。”


  


  说出这话的二宫被内心的罪恶感刺痛了胸口,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为了这个万人之上的alpha说出这样的话。


  


  因为受了必定成为omega的诅咒而被抛弃,他从小就痛恨alpha,憎恨那些规定要凌驾于他身上的人,更仇恨那头最顶层的狼。


  


  一直拼命作为beta活下去的二宫和也渴望逃离这个上下等级明确的圈子,在这里,omega是贩卖的商品,嗑药时间越长,副作用越强,价格越高,出售前被标记了就只能被杀死。他害怕这个世界,却又渴望生存,不管怎么努力,性别分化完成的那一刻,他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。无论怎么自欺欺人,不得不服用的药物用量一次比一次大,他越来越害怕,越来越不知所措,找不到活下去的正确方式。


  


  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成为王的人,也就是被顶端的alpha标记。在接近大野智之前,他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死在王的刀下,也许能算是一种荣幸。


  


  可是在发生关系的前一刻,他又迷失了方向,因为他感受到了这个人的温柔,他不知道该怎么去敌视这个人,却反而被一层又一层地剥开,内心最软的那一处被加热,才明白,原来两人是在相互取暖。


  


  “和也,我可以这样叫你吗?”


  


  “诶?”突然受宠若惊的二宫差点倒掉了水杯中的水,被大野的手掌接住了手背,“啊……呃,嗯,可以。”


  


  当然,这个问题并没有问的必要,因为他是大野智,而他就是想看二宫这个害羞的样子,很自然,很可爱,非常的有趣。


  


  “也得给他取个名字。”


  


  他的视线落到了二宫的腹部,微微上扬的嘴角,如漫画里一样形成弧线的双眼,笑容里饱含着温柔,沁入心灵,光是看着就会不自觉地跟着笑起来,这一瞬间,二宫似乎第一次尝到了幸福的味道。


  


  “名字……”他看着大野的微笑移不开视线。


  


  “虽然他也不会认识为他取名字的人,就像我一样。”


  


  哺乳期过后,孩子就必须隔离培训,要成为顶端的人,就注定是孤独的,没有要保护的人,才是最强的,一切的依靠都只会成为弱点,而这些弱点,是最容易被敌人盯上的,一个不留神,今天自己的地盘就成为明天别人的领域了。大野组能长期生存至今,都是靠着这孤独至上的原则。


  


  “所以,我们能留给他的,就只有名字了吗……”


  


  大野智说过这辈子只标记一个omega,他就绝对不会再碰二宫和也以外的人。可是他说过处理发情期的omega是浪费生命,却在房间里屯了一柜子的避孕套,阳台上几乎每天都晾着床单被单。


  


  怀孕期间,二宫在大野智的房间度过了高中生涯最后的半个学期,在哺育期结束后,孩子被送走了,而二宫和也,逃离了这个地方。


  


  久违地回到自己的家,还是那么空寂,也就意味着即使他永远不会来也没所谓,反正没有人等着。翻起抽屉里的药,一嗑起来就马上找回了那压抑的感觉,浑身痉挛,待身体重新适应药物后,他扶着柜子爬起。桌子上那本高校宣传册映入眼帘之际,鼻子一酸,泪水溢出眼眶顺势而下划过脸颊,一滴又一滴打在脚丫上,沾在地板上,热量化在房间的冰冷之中。


  


  没有高中的毕业证,没有毕业典礼,没有毕业照,没有家人,没有朋友,连自己生出来的孩子都不能留在身边,他似乎只剩下大野智这个人,这个几乎所有omega都向往的人,然而他们只是不知道被王标记并不等于能够活得更高贵,地位是永远改变不了的现实。


  


  由于未曾有过被标记的经验,二宫并不知道这药效只能对非标记alpha有效,重新回到自己被窝的第一个晚上,没有对夜行生物大野智作任何的防范。


  


  “我现在可是随身携带避孕套的人了。”


  


  他坐在窗边,双腿掉在墙上晃来晃去,一脸嘚瑟。


  


  “鞋子别碰到墙,弄脏了你给我洗干净!”


  


  自从性别分化完成以来,还没有人这么凶过他,更别说是omega,这可是他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见。手掌按着窗台一用力,大野轻盈地跳起,蹲在了窗上。


  


  “喂!这里是五楼,你这样太危险了!”二宫忍不住了,推开被子下床,想都不想就把大野智给拽下来,猝不及防,又一次被压在下面,不过这次是地板,非一般的疼。


  


  “噗!”大野翻了个身,平躺在地板上,“哈哈哈哈……你真是有趣!”


  


  “笑什么!”忘记了思考,第一反应就是一拳过去,也不知为什么就是有种想打他的冲动。


  


  “fufufu……”被一个omega担心自己的安危,被一个omega打一拳,也是生来第一次遇到的情况,可他知道身旁这个人会因为性别而自卑,所以尽量不说出口来,“没事,你就是太可爱了而已,啊啊,你怎么这么可爱!”


  


  说着,他又忍不住翻过身去紧紧抱住这个人偶,嫩滑的脸蛋靠在脸上蹭起来舒服得不能自拔。这个时候的二宫却又不敢反抗,只任由摆布。


  


  “唔唔……你……干嘛……别穿着鞋子,进我的房间……”


  


  最终大野还是乖乖地把鞋子放在了门口,把窗户重新锁好。二宫家的床比大野房间里的床小了一倍,不过他就喜欢这个距离,紧紧搂住这个已属于自己的人,他喜欢吻他,那额头,那鼻尖,那耳朵,那脸颊,脖子,肩膀,锁骨,胸口,都是香甜的奶油味,伴着压抑的呻吟声,凌乱的气息。还有那细细的猫唇,是绝对不会去碰的区域,就算吻在接近嘴角的脸颊上,他也不会触碰那唇瓣。


  


  “为什么就是不……”闹别扭的样子和声线也可爱得让人难以自拔。


  


  “我就不!”


  


  “这奶油味,不觉得恶心吗?”


  


  “我喜欢。”这几个字似乎能战胜一切,不需要任何的理由。


  


  “那个,我……”一紧张起来,又不自觉地抓紧了大野的衣服,“我想,我需要继续作为一个beta活下去。”


  


  “嗯?”


  


  “我想考大学,我想学关于演戏的,我想做幕后的,我想……”被闻到身上有大野智的味道是一件很危险的事。


  


  “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,反正你已经是我的人,你逃不掉的。”他又轻吻了一下二宫的鼻尖,“你该明白哪些事情是只能和我做的,既能满足我的欲望,也能减轻你的药物用量,这并没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

  


  “那,如果我想要接吻呢?”


  


  “这就一直欠着吧。总之,你的第一次,都只能是我的。”





评论

热度(5)

  1. 北極的嵐飯嗜寐 转载了此文字